<br>开学后,因爲我骑车上学的路上会经过姊姊的学校,所以几乎每天都顺路载<br>她去学校,以緻她许多朋友都看过我了,虽然都只是停车时短短的见到几秒,但<br>是看的出来她很多朋友都是正妹阿,不对,应该说是正姐,因爲都比我大一岁一<br>上。<br>不过沒关系,年龄不是问题大概也是因爲这样,所以到了中秋她们班要出来<br>烤肉的时候,老姐居然找我一起去,我那时候跟我们班的都还不熟,所以也就答<br>应该她一起去玩那天,也是一样,我骑着我的咘咘,载着姐姐去跟她朋友们会合,<br>在集合点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有种被利用的感觉,因爲在那边几乎每台车都是成双<br>成对情侣档,只有少数几台是女生载女生的,难道我是被抓来当男朋友的吗<br>在十台车都集合完毕之后,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,目的地是乌来在路上我观<br>察了一下,除了我们以外的九台车,有七台是情侣档,另外两台是女女配,但是<br>很可惜都带着口罩,看不清楚长相,不过有几个穿着短裙短裤的露出雪白修长的<br>双腿,也给了我无限的想象空间,更期待他们脱下口罩之后的样子。<br>刚开始路程内,原本还沒什麽动静,姐姐像平常一样的握着把手,但是在停<br>第一个红绿灯的时候,我们左右两边停了两台情侣车,年轻情侣骑车,通常都是<br>女的抱住男的腰部,男的在停车的时候手在女生的腿上游移,我们左右两台也不<br>例外。<br>而就在这时候,老姊原本抓的把手的双手突然转来抱着我的腰,整个人也趴<br>到我背上,看来老姊果然是把我抓来冒充男友机车再起动之后,我就问老姐「你<br>今天是找我来顶替男朋友吗」<br>「你…你想得美勒。」嘴上虽然这麽说,但是声音却让我感觉到她的心虚。<br>「真的吗那我等下就叫你姐姐啰。」<br>「喂……」老姊因爲被我抓包,有点尴尬,「你都知道了还要破我梗,帮你<br>姊姊演一下不行吗」<br>「行行行。」我正得意中「那至少跟我讲一下来龙去脉吧。」<br>原来老姐虽然是读女生居多的护理学校,但大概因爲太漂亮了吧,还是吸引<br>到许多外校的男生们前来追求,自从之前几次我载老姊去上课的时候遇到了几个<br>他同学,许多人就纷纷开始传说老姐交了男朋友,也很多人上老姊的网志、布洛<br>格去求证,老姐爲了摆脱这些烦人的苍蝇,所以就宣布说他有男朋友了,而且感<br>情很要好,从此以后他身边的确少了许多苍蝇。<br>但在中秋烤肉这种重要时候,男朋友如果沒来,这个谎言就马上破功了,我<br>是他亲弟弟这件事情,在场只有他一个麻吉知道,也就是其中一台女女配的驾驶<br>过了几个路口之后,又遇到红绿灯了,这时候我想到反正我现在在演戏,就给她<br>演的像一点吧,于是便伸手去摸姐姐的小手跟双腿姐也感觉到了,小声的在我耳<br>边说「连姊姊的豆腐也敢吃,不想活了吗」<br>「呵呵!」我也小声的说:「听说我现在是你男朋友喔。」<br>姐被我讲的无法回嘴,但是她抱着我的手却突然用力的捏我肚子,还狠狠的<br>说「对阿!老公。」<br>接下来的路上我就安分许多了,骑了一个小时后,到了乌来的一条溪边。我<br>们把车停好,走下通往溪边的石阶,终于到达目的地了。这个时候大概是下午六<br>点左右,太阳已经快下山了,我们开始努力争取时间,希望在太阳下山前把火生<br>好幸好,皇天不负苦心人,我们在天色全黑之前把火生好,食料也准备好。<br>因爲人数衆多,所以我们分成三炉来烤,我们这炉有我、姐、姐的那个麻吉<br>和他载的、还有一对情侣档,我们六个就这样围着烤炉开始烤肉了这时候大家就<br>开始烤东西来吃了,在等东西熟的这段时间,大家开始自我介绍姐的那个死党姓<br>林,单名一个云,还真是有个性的名子,更让我佩服的是,穿着打扮非常男性化,<br>剪个到肩的短发(类似F4的长度)。<br>另一对情侣,男的叫小陈,社会人士,听说是科技业,长相穿着都颇老气,<br>但是一百九十公分身高,就足够让人对他另眼相看(足足高了我五公分)女生叫<br>郭郭,我姐的同学,有着一张可爱的圆脸和丰满的身材上面几个在以后的故事中<br>会再出现,现在只是配角,所以简单描述一下,接下来这位才是这集的女主角。<br>雅蓉,她有着一头栗子色的长发,标緻的五官,性感的身材,而且重要的是<br>她穿着超辣,一件细肩带小可爱外面披着一套小外套,在配上超短的牛仔短裙,<br>加上黑色短丝袜,看了整个就是想喷鼻血。<br>在所有人都介绍完后烤盘上的东西也都差不多能吃了,我很有绅士风度的让<br>女生们先吃,姐姐这时也不时的拿些东西来喂我吃,在烤肉过程中我不断找话题<br>跟雅蓉聊天,想跟她多认识认识发现到她这个人满活泼的,很好相处,不过他似<br>乎只把我当成同学的男朋友,并沒有什麽特別的。<br>感觉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吧,我这时候突然想上厕所,所以就站起来,跟姐<br>说我要去找一下厕所。而在旁边的雅蓉,听到我要找厕所,就说她也想去,叫我<br>带她一起去,我当然是说OK啰。<br>就这样我们两个摸黑走上了石阶,在马路上就有一家餐厅,我礼貌性的问老<br>闆能不能借个厕所,沒想到老闆居然说要收钱,一个人二十块,天哪!简直就是<br>趁火打劫。<br>这时候雅蓉手伸进口袋准备掏钱了,我看到后马上握住她的手,她疑惑的看<br>了我一眼,我对她摇摇头,暗示她不要付这种钱,这时候她脸上露出很急的表情,<br>也是在暗示我她快忍不住了,这时我牵着她的走就往外面走,走出店门口后她就<br>问我「现在勒」<br>「刚刚我有看到公厕的招牌,走吧,我载你。」<br>我载着雅蓉穿过了漆黑的道路后就来到了乌来区公所前面的公厕,我把车停<br>在路边,不过呢,只看到招牌,完全沒看到厕所在哪,我们两下车找了几分锺,<br>终于找到了,原来在一个停车场的最面停车场面空无一人,也沒有管理亭,<br>走到中间的逃生指示灯发出幽暗的绿光,雅蓉往停车场那边看一眼后就说「阿杰,<br>我们还是回去好了」<br>我笑笑的看着她几秒,知道她一定是害怕了,想不到她这麽胆小。「来!有<br>我在,別怕」说完我就牵着她的走往前走。<br>「走慢点啦,別走那麽快。」雅蓉说着说着,整个人都贴到我身边,不知道<br>是不是故意的,她的胸部也刚好靠在我手臂上,让我感觉还满爽的我们两慢慢走<br>到了厕所,男生厕所的速度总是比女生快一点,我出来后决定吓她一下,就先到<br>阴暗的角落躲起来。<br>沒多久,雅蓉出来了,她大概以爲我还在面,所以先在洗手台梳洗一下、<br>照照镜子,沒多久她就发现不对劲了,怎麽会这麽的安静,探头往男厕一看,<br>面居然沒人,这时候他有点慌了,一个人摸着墙慢慢走到停车场看看「阿杰,別<br>鬧了,快点出来啦,人家会害怕。」<br>雅蓉小声的说,并摸着墙前进当她走过我面前的时候,我才慢慢从她后面出<br>现,轻轻的拍一下她的肩「嘿!找我ㄚ。」<br>这个小动作却让雅蓉整个人吓了一大跳,她马上转过身来「喂!」边说边用<br>她的小粉拳垂我的胸口「你很坏耶,幹嘛吓人家。」<br>「呵呵!开个玩笑的,別生气吗」<br>「吓死我了啦!」她继续捶着我。<br>「对不起啰,我来补偿你一下吧」我说着。<br>「不用了啦,沒关系,回去了吧。」她说完就很自动的牵起我的手来准备离<br>开。<br>不过这时我却把她硬拉了回来,这时雅蓉重心不稳整个倒在我怀中,我一手<br>握着她的手,一手搂着她的腰说:「不,一定要补偿一下。」<br>我说完就吻上她的唇,她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的不知所措,傻傻的楞在<br>那边给我亲吻了几分锺后我才放开她。<br>「阿杰,你刚才在幹什麽」雅蓉一手摸着自己的嘴唇,有点不敢相信个看<br>着我说。<br>「我在补偿你,跟你道歉ㄚ。」现在回想起来,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无赖「<br>喜欢吗」<br>「我…我不知道。」雅蓉依然很错愕。<br>「不知道那就再来一次吧」说完我就马上把她搂过来在深深的一吻。<br>这次雅蓉依然沒有拒绝我的意思,于是我就更进一步,让我的舌头钻进她的<br>小嘴内,她一开始有点抗拒,但沒几下,她的小舌头也开始跟我打起舌战了,我<br>看她已经被我俘虏了,一手搂着她的腰,另一手隔着她的小可爱搓揉的她的胸部。<br>这时她也轻轻的呻吟了起来,我看时机差不多了,可以跟她来一场停车场大<br>战,就将她整个人抱起来,准备放到旁边那台车的后车箱上好好的肏一番只不过<br>沒想到那台车居然装了警报器,我们俩一碰到那台车它就大声作响。<br>我们俩都被吓了一大跳,这时雅蓉恢复了理智,羞红着脸跑出了停车场,而<br>我呢,在触动警报器的那瞬间就已经软掉了,也只能摸摸鼻子的走了我到外面的<br>时候雅蓉已经带好安全帽坐上我的后座等我了,回溪边的路上她问我「如果刚才<br>警报器沒响的话,我们会发生什麽事吗」<br>不知道她是天真或是白痴,还是在给我装傻「这个吗,很难说,我也不知道<br>耶。」要装傻大家一起来。<br>「你常用这种方式跟女生道歉吗」她又问。<br>「那可要看情况啰。」我说:「要看对方是不是个美女。」<br>「呵呵,所以说我是个美女啰。」她得意的说着。<br>「当然啰。」<br>就在我们简短的对话后,我们又回到了溪边从马路上看下去,很明显的看到<br>三团火光,不用问,就是我们的人了我们又再度归队之后,同伴们关心的问说怎<br>麽去了这麽久。<br>我们先是抱怨说上面的餐厅趁火打劫,再说公厕那边阴森恐怖,所以害我们<br>拖了这麽久,至于后面在停车场那段,我们两个都很有默契的省略掉了。这时候,<br>大家也差不多吃饱了,炉火继续让他烧,就有人来提议讲鬼故事,男生们很兴奋,<br>女生们则说怕怕,但是沒说不要喔。于是我们二十个人围成一圈就开始轮流讲鬼<br>故事了。<br>来的这几个男生除了我是学生以外,其他不是社会人士就是正在当兵,他们<br>讲的也不外乎军中鬼故事,女生们讲范围的就比较广,有医院、学校、宿舍,当<br>然最恐怖的是宿舍啰,因爲毕竟是住的地方,就这样轮到我了。<br>「大家听了一个晚上的鬼故事,那有沒有看过真的鬼呢」<br>大家都摇摇头。<br>「小弟我呢,从小就有阴阳眼,可以感觉到一些普通人感觉不到的讯息,譬<br>如说,像我现在身边就有几位好兄弟。」<br>此言一出,引起现场的一阵哗然。<br>「不过大家別紧张。」我又接着说:「他们都是无害的」<br>「我现在来证明给大家看。」这时候我从口袋中拿出一副扑克牌,并对着一<br>个不熟的女生摊开来,说:「请帮我抽一张。」<br>那女生有点半信半疑的抽了一张「请给大家看一下你抽到什麽牌」那女生<br>拿着牌给其他人看,我又问:「抽到了鬼牌吗」<br>这时大伙发出了一点惊讶声「你怎麽知道是鬼牌。」<br>我说:「证明真的有好兄弟啦。」有几个女生双手抱肩。这时我又笑笑的说<br>:「开玩笑的,我刚是乱猜的。好请把这张牌放回牌堆中,并随意切牌。」<br>那个女生切了几次牌后,再把牌还给我我这时随一指一个男生「请站到我旁<br>边来。」那个男生手撑地,准备起来了,我又马上补充「不!我不是说你,我是<br>说你前面那位好兄弟。」<br>「请帮我找出她刚才插进来的牌。」我对着空气说,而扑克牌一整叠好好的在<br>我手掌心上,但是在这时却慢慢的分成了两叠,在上面那叠快掉到地上的时候竟<br>然停住了,并且有再度慢慢的回复成原状,只留下了一张牌。这段过程只有短短<br>的几秒锺,但是现场惊唿声不断。<br>这时候我再把外露的那张牌拿起来:「这张就是好兄弟选出来的牌,看看他<br>有沒有选中。」我把牌翻过来,果然是之前选出来的鬼牌到了这边,几个男生知<br>道我原来是在表演魔术,就笑笑的给我拍手鼓掌,而女生们,有的跟着鼓掌,有<br>的发出害怕的声音,显然是真的被骗了。<br>「跟大家开个玩笑,其实这是个魔术表演,大家不要害怕。」我爲了安抚那<br>些惊魂未定的人,免得等下有人怕的说想回家我表演完后。<br>又有几个来讲鬼故事,讲完一轮后已经十一点多了。大伙提议换个地点继续<br>玩正当大家讨论要去哪的时候,雅蓉却说她要回家了,因爲如果再不回去的话她<br>就不能进家门了。这时候大家正在兴头上,被她这样突如其来的一搞,不免有点<br>不知所措。载雅蓉来的林云,理所当然应该载他回去,她也毫不扭捏的说:「好<br>吧!我送你回家。」<br>这时候反而老姊脸色变了,老姊当然不想她死党这麽早就离开,于是她看了<br>看我:「等一下,阿杰,你不是也有门禁吗不如,你先送雅容回家吧。」<br>我转头瞄向老姐,看到她在对我使眼色,我也不是笨蛋,这麽好的机会,怎<br>麽轻易放过,于是我就打蛇随棍上,附和着她说:「对阿!还是我送你好了,雅<br>蓉。」<br>雅蓉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我们一行人就这样再度<br>出发了,除了我载的从姐姐变成雅蓉外,其他人都沒变,最后其他人是决定去碧<br>潭,我心中不禁在想:「这麽晚去碧潭幹嘛找鬼吗」<br>一路上我跟雅蓉有一搭沒一搭的聊,知道了她有一个欣赏的学长,但是却不<br>敢跟对方表白,不!应该说她们连朋友阶段都还沒达到,再到了碧潭的时候,我<br>们这车跟其他人道別了,继续往市区前进这时候我问雅蓉:「你门禁是几点阿」<br>「大概十二点半吧」<br>「是可以进去,只是第二天会被骂很惨而已」<br>原来雅蓉也是南部人,上来台北住在亲戚家,而她的亲戚却很爱搞些有的沒<br>有的规矩,而且当雅蓉违规,他们就会开始对她岁岁念,还在雅蓉父母面前把小<br>事给夸张化。这时我看看时间,说「雅蓉,我看你是沒办法准时回家了。」<br>「恩。」雅蓉点点头,「被骂就被骂吧。」<br>「可是我现在也不能回家了。」我胡烂着说:「不如我们两个一起投宿到,<br>你觉得怎麽样」<br>「跟你这个大色狼吗我要考虑考虑。」<br>「好啦。」我炉她,「我保证不会再做出不正当的举动了,这样可以吗」<br>「真的你发誓」<br>「真的!我发誓」<br>「恩,那好吧,本姑娘就勉强相信你这次,地点你找吧」<br>我就在路上找了家HOTEL,而且是那种一看就是给情侣开房间用的HO<br>TEL,在柜台的时候,我们看着墙上各种房间的介绍,全部都是一张双人床的<br>房间(当然了,都说是给情侣开房间用的)。<br>雅蓉小声的叫我问有沒有两张床的房间,大概她觉得不好意思吧,我就用同<br>样的问题问老闆,这个老闆是个中年男人,微胖,顶着个啤酒肚。<br>「老闆,这有沒有两张床的房间」我边讲,边对老闆使着眼色老闆似乎了解<br>我的意思了。<br>「喔,沒有耶」老闆有着台湾国语的音调这时候雅蓉拉拉我的手,暗示我再<br>去別家找,于是我也只好转身准备离开,但是在这时再度对老闆使眼色。<br>「年轻人,不用去別家找了啦,今天到处都爆满,不然这样,算你们便宜点<br>好不好。」显然老闆看懂我的意思了。<br>听到老闆这麽说,我跟雅蓉都停下了脚步,雅蓉回过头问老闆:「附近真的<br>都爆满喔」<br>「真的啦,我幹嘛骗你们,我们的房间也都快沒了喔。」<br>「那……」我配合着说「就这家好了,我看他们装潢也还不错,而且要是等<br>下找不到,这边也租光,我们就要流浪街头了。」<br>雅蓉只好点点头CHECK- IN完后,老闆带着我跟雅蓉就进房间去了,<br>沒想到雅蓉一进到房间,原本有点不高兴的表情就全都不见了,这房间不大,但<br>是面还满雅緻的,舒服的地毯,充满弹性的床,柔和的灯光。<br>「哇!这房间还真漂亮。」雅蓉环顾着房间说。<br>「喜欢就好啦。」老闆得意的说「那我先走了,你们好好休息吧。」<br>「老闆谢谢啦。」我说,并在这时候偷偷塞一百块小费给老闆老闆却不收,<br>还小声的说:「不用不用,以后多来捧我的场就好了。」<br>「一定一定。」我跟老闆同时发出会心的一笑「晚安啦。」<br>我们进房间安置好后,雅蓉就先洗澡了,她洗完出来的时候,身上只围着一<br>条白色浴巾,在我面前晃「换你洗了,快去吧。」<br>我慢慢走进浴室,过程中不断的偷瞄雅蓉性感的身材进了浴室,我的老二已<br>经胀到不行,真想当场就给他先打出来一发,但是想到漫漫长夜,要保留些体力<br>才行,所以马上沖冷水来消除自己的欲望,再来用肥皂随便洗洗就出去了。<br>回到房间后看到雅蓉已经躺在床上,她现在全身都躲在棉被面,而她的衣<br>服都晾在旁边的椅子上,所以说棉被面的她只穿着内衣了,我这个时候上身赤<br>膊,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,故意在雅蓉面前走来走去,让她看我半裸的身材,她<br>虽然故作镇定,但双颊已经红的像猴子屁股一样了「再不穿衣服小心着凉喔。」<br>雅蓉说着。<br>「沒办法,我的衣服都沾满了烟熏味道了,穿了不就白洗澡了」<br>「那……就快点进棉被来吧。」雅蓉有点不好意思的讲着。<br>「恩,马上就来。」我说完站到床边,把围着下身的浴巾给扯掉,雅蓉大概<br>以爲我面沒穿内裤,遮住眼睛叫了一声。<br>「我面有穿啦,別紧张,我又不是露鸟侠」我说着,身体也钻进被窝了。<br>雅蓉确定我沒有露出不该露的后才放开遮住眼睛的手,我们两就坐在床上看电视,<br>遥控在雅蓉手上,她转到一台电影台后,被剧情吸引了,帅气的男主角,性感的<br>女主角,加上一点爱情和悬疑的剧情。<br>「我们就看这台好了,要不要。」<br>「好ㄚ。」其实这部电影我以前就看过了,再过十几分锺,面的男女主角<br>就会开始有一场激情戏,而且激情的时间还满长的雅蓉这时也把遥控器放下,放<br>在我们俩的中间,就这样我们都沒讲话,过了十几分锺后,激情镜头出现了,男<br>女主角热情的接吻,雅蓉那时候还沒觉得怎样,后来男女主角脱光衣服互相爱抚。<br>这时候我看雅蓉,她好像有点坐立不安,唿吸加速,沒多久,镜头上的男女<br>主角开始做抽插动作,但是并沒有露点,这种镜头在洋片还满常见的我马上坐到<br>雅蓉旁边吻上她的唇,她这次意乱情迷,不但沒有拒绝我,小舌头还主动出来和<br>我舌战。<br>我边吻一手把电视关掉,另一手则到雅蓉背后,准备把她胸罩给解掉,沒想<br>到在她后摸一圈什麽都沒摸到,看来她摆明就是要来给我上了,所以才连内衣都<br>不穿我把我们身上的棉被都掀起来,嘴巴和双手转战到雅蓉的胸部,她胸部不大,<br>但是弹性却很好,这时候雅蓉却喃喃自语起来「杰,你…你…刚才答应过我什麽<br>…」<br>「一男一女,全裸的躺在宾馆床上,发生关系是很正常的阿。」说完,我就<br>从她胸部往下面亲。<br>「你……你好赖皮。」我不理他,双手继续再她身上抚摸着,到了三角地带<br>的时候我沒有马上帮她脱掉小裤裤,而是隔着小裤裤用舌头跟手指来挑逗。<br>「雅蓉,你好美。」我再回到雅蓉耳边轻声的讲,说完我就把她小裤裤给脱<br>到膝盖那边,雅蓉自己就用双腿摩擦把小裤裤给整个脱掉,看到她这样的欢迎我,<br>我也二话不说,把老二顶在她的穴口。<br>「雅蓉,我来了喔」雅蓉闭上眼睛,点点头,我擡起她的粉臀,老二慢慢的<br>往面送,雅蓉的穴虽然已经湿了,但却非常的紧,再加上我的老二本来就又粗<br>又大,于是我用力一顶,整根插入到她体内。<br>「啊……別动……別动……」她蹙眉说:「太……太……深了……」她停住<br>了好半向,才唿了一口气出来,说:「你……好长哦……」<br>「这才舒服阿。」说完我就开始慢慢抽插我被雅蓉的小穴给紧紧包着,雅蓉<br>的分泌也相当很多,不停的从肉搏之地传来「吱吱」的水声,雅蓉的脸又羞又兴<br>奋,涨得像红透了的苹果,我使坏的将她的双腿举起,要她夹上我的腰,好让她<br>的阴阜更向上突出,我可以插得再深些。<br>「舒不舒服舒不舒服阿」雅蓉点点头「舒服就要叫出来,別憋着阿」<br>「我……唔……不……」<br>「不……啊……」雅蓉忍不住了:「嗯……哦……」<br>听到雅蓉发出了浪叫,我更是卖力抽插,「你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我…<br>…我会死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这次糟了……我……要来了……好酸啊……哦……你<br>又顶到……我那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<br>我用力抱紧雅蓉,狂风暴雨似的摧残她起来,眼看她快要高潮了,双手紧锁<br>着我的颈子,浑身乱颤,屁股挺到老高,让我的鸡巴可以插得更深入点。「我快<br>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天啊……要命……哦……完了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<br>雅蓉下身一阵狂喷,把床都弄湿了这时候的我因爲也快高潮了,于是继续用<br>力的肏她,沒想到她又一次高潮,阴道膣肉压得更紧,所以同时也将快乐感染给<br>我,我的老二被不停收缩的子宫吮得难以忍受,终于急速膨胀,噗吱噗吱的在她<br>体内射出阳精。我趴在她的身上,满意的亲吻着她的脸颊:「雅蓉,你真是美呆<br>了。」<br>「我们…我们刚才做了什麽…」她有点不敢相信。<br>「我们在做爱阿,小宝贝,舒服吗」<br>「可是你不是有女朋友了」雅蓉幽怨的说。<br>「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,她其实是我姊。」<br>「真的假的」雅蓉眼睛突然亮了。<br>「当然真的阿,不过你千万不可以再跟別人说喔,不然我姐会宰了我。」<br>「那我就放心了」<br>「放心什麽放心做我女朋友吗」<br>「做你女朋友那还要看你够不够本事勒」<br>「让你看看我的厉害。」说完我就把雅蓉整个人给翻过去,从后面狠狠的肏<br>着她的小穴这个晚上我们连续打了好几炮,搞到太阳都快出来了才去睡,第二天<br>送她回家后,我跟她互留联络方式才依依不舍的离开。<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