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r>妹妹共和国<br>由于我的父亲在台中开了一家诊所,所以想当然一定有请些护士,但不知我父亲<br> 在应征护士时是否有挑选过。每次来的护士总有着一定的水准蜘蜒蜮蜷,彄别彯彰所以每次当我在<br> 打手枪时,有时就幻想着和护士激烈欢爱的场景铟銗铢铕,廗廘廖廔好不过瘾。<br> <br>直到有一次我升大四的那年夏天,原来的护士不再继续做下去饺饵饷饼,踍踃踂踊所以家里诊所应<br> 征来一位新的护士小姐,名叫小君榯榳槉槆,殟毄毃毾年22岁,高约160、有着一头乌黑长发<br> 身材虽不是我最爱的波霸体态,但是属于纤细均匀型的,但最重要的是,她有着<br> 一双勾人放电的大眼。<br> <br>她刚来的第一天,我就被她的电眼给深深电到,那时我就有预感,我哪天一定会<br> 被她给吃了,故心里莫名的暗爽“ ^^” 随着相处了一小段日子,我和小君也越<br> 来越熟识了。但我一直觉得纳闷,为何她只会尔而电电我,却不再进一步勾引<br> 我。 害得我都怀疑起自己的男性魅力。因为哪时我刚失恋,不是说刚失恋的男<br> 生最易趁 虚而入,那小君为何不快“入我” 呢“ ^^”<br> <br>后来某天下班时,我和小君一如往常在诊所内聊天。我们谈呀谈,她就突然谈到<br> 她想要在这个周末假期,到台北逛逛,也想到我就读的台大看看走走,并希望<br> 我 当她两天一夜的导游。由于我是在台大附近独自租一套房,一听到她所说的<br> 两天“一夜”,自然毫不考虑一口答应,就连我的小老弟此时也擡头称是。那时<br> 我就想,没想到上我家护士小君的机会,这摸快就来了。<br> <br>千盼万盼,终于到了周末。我和她约在台北火车站,由于她周六下午5时才下<br> 班,再加上误点,所以她到达时已晚上9点多。那时我仔细一看,她穿着白色细<br> 肩 带搭配牛仔短裙,姣美的姿态还真惹火,害我一时都忘了和她打招唿∼<br> <br>『抱歉∼让你等这摸久∼ 』误点的小君娇柔的对正意淫中的我说着<br> <br>『不会啦!等美人永远不嫌久,只要等得到∼哈∼』此时我才回过神应答<br> <br>『那∼∼既然如此,现在要不去逛逛台北公馆阿∼∼』我如此提议着<br> <br>『可是我现在粉累耶!今天的病人真多,我一个人差点忙不过来,先去你宿<br> 舍 休息一下先嘛∼∼』<br> <br>『我也想先看看你号称豪华舒适的窝长什么样』小君撒娇的说<br> <br>我此时想,本来想先带妳去暖暖身,先培养一下感情,稍晚再攻略妳。没想<br> 到 ,喝∼∼妳竟想连前戏都省了,那我∼也就不客气了∼∼<br> <br>『那好∼我们上车走』我豪快地应答<br> <br>到了我的宿舍,一进门,就看到我房内的那张平躺于地毯上的双人床。小君马上<br> 开心在我的弹簧床上蹦蹦跳跳,还真看不出她所说的 累了。<br> <br>『弹簧床果然还是比较好∼∼人家我在家都是睡木板加床垫而已』小君一面<br> 跳 一面说着<br> <br>『你也上来陪我跳嘛』<br> <br>『好∼∼小心啊』我听话地跳上床<br> <br>大概是我跳上去的冲力过大,小君这时候一时失稳,整个人就往我身上扑过来,<br> 我为了防她进一步摔倒止,所以一把把她抱住...<br> <br>没想到她发出一声『嗯∼∼』的娇喘声,听得我那时老二都硬起来了。突然,在<br> 我怀里的小君竟开始对我搔起痒来,我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,最怕人搔痒。于<br> 是 我便抱着她滚倒在床上,并试图阻止她进一步呵痒,所以我就反搔她痒。由<br> 于彼此 都躺在床上,空间并不大。<br> <br>就在嬉闹间,她的粉唇不小心触到了我的魔嘴。我看机不可失,马上紧黏着她的<br> 双唇,用我的舌尖放肆的侵占她的小嘴;并紧抱着她。更没想到的是,她竟然<br> 完 全没有反抗的迹象,仿佛理所当然,拌着轻微的娇喘声用舌头回应着我。<br> <br>于是我更没理由停止下去了,我的双手仿佛接到下一个指令,顺势伸进小君的小<br> 可爱细肩带里,隔着她的胸罩搓揉她的小巧充满弹性的乳房。小君也忍不住轻<br> 哼 起来,媚眼如丝白的脸颊也逐渐红润了起来。我看在眼里,自然血气迅速集<br> 中老二 、精虫占据大脑,立即顺手隔着上衣把小君的胸罩解开,然后尽情的抚<br> 摸她的胸部 及搓揉喘息声不断的加大,居然还用手隔着裤子摩擦我的小老弟。<br> <br>『挖考∼∼平常看起来清纯学生样,原来妳这么淫荡∼∼还真挖到宝了∼<br> ∼』 我想着被她这摸一挑逗,更让我兽性大发,把她的短裙撩起,露出她白色<br> 的内裤。 唿∼∼在她私处地方裤缝早已湿成一片,于是手指迅速伸进内裤里,<br> 圆弧的轻揉她 的阴核,这似乎让她更兴奋了,小君的嫩臀也因此一阵阵抽蓄∼<br> ∼<br> <br>『嗯∼∼不要∼∼嗯∼∼啊∼∼∼不要∼∼这样我会受不了∼∼∼』小君无<br> 力 的轻喊小君双腿害羞的夹紧,但却不影响我手指的运动,我一下搓揉她的阴<br> 核;一 下把手指快速的抽插她的嫩穴,让她的小穴湿得不像话,配合她紧夹的<br> 双腿和不自 主的臀部摆动∼∼淫水波动的声音<br> <br>啪滋∼∼啪滋滴响着∼∼<br> <br>『啊∼∼∼啊∼∼嗯啊∼∼∼不要∼∼∼好舒服∼∼真的快受不了了∼∼<br> ∼』 小君忍不住的叫出来不只她受不了,被她湿嫩的小穴及煽情的叫床声影<br> 响,我的老 二早已按耐不住。我迅速的脱下裤子,拉她的手来套弄我阴茎。她<br> 早已沈醉在这淫 荡的气氛之中,于是下意志的套弄及爱抚我的老二及蛋蛋。在<br> 她的熟练的套弄下, 一阵阵快感不断冲击。<br> <br> 于是我突然爬起身子,把小君内裤褪去,再一手把小君的双腿打得开开,一手<br> 持续抠弄她的湿穴,再将我巨屌放在她的小嘴前磨擦∼∼<br> <br>『帮我含着它∼∼』我命令着<br> <br>『嗯∼∼啊∼∼∼哈哥你的好大∼∼嗯啊∼∼∼我怕∼∼嗯唿∼∼∼塞不下<br> ∼ ∼∼』脸色早已泛红的小君娇媚滴反抗我那时早已精虫上脑,哪管这么多,<br> 一把就 把我的老二塞到小君嘴里∼∼<br> <br>『呜∼∼嗯∼∼∼』<br> <br>不塞则已,一塞进去马上就发现小君清纯外表下,原来∼∼舌功这么厉害。<br> 小 君舌头翻飞,对我的巨屌又舔又吸,连蛋蛋也不放过∼∼<br> <br>『喔∼∼喔∼∼∼』在小君的吹舔下我也忍不住的叫出来<br> <br>我怕要是我的弹药葬送她的小嘴,岂不可惜。于是赶紧从她嘴里拔出我的老<br> 二 ,并将枪口对准小君的湿穴。没想到,小君居然这时真的回神抵抗起来,不<br> 让我长 驱直入∼∼∼<br> <br>『不要∼∼真的不要∼∼∼我们这次这样就好了∼∼∼好吗∼∼』<br> <br>『我本来想说这次只这样就好,再下去进展太快了∼∼』小君苦苦的哀求<br> <br>开玩笑,欲火都被挑起来了,那能说停就停。于是我决定不管小君的请求,<br> 但 我不硬来,反而更轻柔的爱抚她身体的每一个曲线,不只用手、也用我的舌<br> 尖舔过 每个刺激小君身体感官神经的角落,快感不断的冲击小君的意识∼∼<br> <br>『啊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这感觉∼∼啊∼∼∼好特别∼∼∼喔喔∼∼∼』小<br> 君 断断续续,舒服滴说着<br> <br>『啊∼∼∼不要∼∼嗯嗯∼∼∼真的好舒服ㄛ∼∼∼∼』<br> <br>正当我觉得她已高潮到忘我的时候,我一把把我的巨屌戳进她超湿的小嫩穴<br> ∼ ∼<br> <br>『啊ㄣ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』小君像是高潮般的发出声音紧接着我先来把<br> 她 的双腿打的更开,然后快速的抽插,她的湿穴流出更多的密汁,整个房间内<br> 『啪滋 』、『啪滋』声让我更加的的性奋∼∼<br> <br>『啊∼∼啊∼∼不要∼∼嗯∼∼∼啊∼∼不要∼∼∼∼啊啊∼∼∼∼∼』小<br> 君 舒服忘我的唿气喊叫<br> <br>在不断抽插中,我一面抓着他32C的粉乳搓揉,一面靠近小君耳际轻轻唿气 说<br> 话∼∼君∼∼妳是真的不要吗∼∼∼』我抽插的动作持续,俏皮的问着小君<br> <br>小君没有回答我,但似乎更兴奋,像是达到高潮喘得更大力∼∼并用双手双脚环<br> 抱我作为回应,捆着我连真的想停都没办法∼∼“ ^^” 接着我不断的变换姿<br> 势,并采用时深时浅的房中术以不同角度抽插∼∼<br> <br>『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好舒服ㄛ∼∼∼我受不了了∼∼∼』<br> <br>『啊∼∼哈哥∼∼∼啊ㄣ∼∼∼哈哥∼∼∼啊∼∼∼∼∼∼∼∼∼』小君爽<br> 到 最高点,叫床声也到达最高点持续让小君维持高潮10多分钟后,我也觉得<br> 我快受 不了了,但由于不想留种在她体内,所以我在快射的一瞬间,拔出我蓄<br> 势待发的巨 屌,改插进小君正开开喘个不停的嘴里,一股脑儿将我的千军万马<br> 射进小君的喉咙 ,然后看着高潮到无力的小君嘴角流出我射出的精液。说真<br> 的,唿,那感觉还真是 爽ㄚ∼∼∼<br> <br> 意外发生关系后,我和小君就一起洗鸳鸯浴,当然,又在浴室来了一次。第二<br> 天也都是在我房内过整天不停的做爱∼∼“ ^^” 而且我和她还达成共识以不是<br> 男女朋友的关系在一起,也就是说我们还可以各自交男女朋友。所以到现在,我<br> 虽然 已有一位论及婚嫁的女友,她也有着男友,但也许是我的技术比较好ㄅ,<br> 故有时她 也会来找我嘿休、嘿休,还会穿些性感内衣来挑逗我;而我想要换换<br> 口味时,也会 找找她,毕竟外表清纯、内心淫荡的女生不好找嘛∼∼不是吗∼